52小說網 > 狼抬頭 > 第0687章 兩個事兒!

第0687章 兩個事兒!

一秒記住【52小說網 www.oulzxbt.cn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只見在樓下隱隱約約的路燈照耀下,道爺傴僂著身子,捂著肚子,步伐倉惶地往花壇里鉆。

    一看道爺還沒死,寶明眼睛通紅,抬手沖著樓下道爺逃跑的方向連續開了好幾搶。

    “呯呯呯!”

    花壇里草葉紛飛,只能聽到道爺慘叫著,跌倒在花壇里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醫院二樓走廊上。

    寶琛與正被拖著地護士都聽到病房內的動靜。

    畢竟動靜太大了,雖然搶是裝了消音器的,但里邊道爺自己那個中年人都精簡著,動靜太大。

    女護士一驚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打架了,你去找護士長和保安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寶琛臉色一變,沖護士急促說了一句,隨即推開房門迅速鉆進病房。

    一進病房,寶琛看著在窗戶邊上正眼珠子通紅地沖樓下開槍的弟弟,頓時寶琛臉色鐵青地沖后者低吼說道,“你怎么回事?這么大動靜?”

    寶明無奈說道,“tm的。我也不想啊,但是沒法子!”

    寶琛問,“目標死了沒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死了,起碼中了兩三搶,又從二樓墜下去。”

    寶琛臉色稍緩和,目光一轉,正好看見右邊的病床地下流出來一大攤焦黃色的尿液,同時還有一股子尿騷味兒。

    “tm的,還有活口?”

    寶琛眼睛通紅地吼了一句,隨后立馬趴下,朝床底下一看,只見之前那個中年病人趴在床底下,已經被嚇得屎尿齊出,渾身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看見寶琛趴下.身子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,中年男子渾身發顫地沖寶琛求饒,“兄兄兄弟,放過我放過我好嗎?我就是個路過的,啥也不知道,啥都沒沒沒看見…”

    寶琛面無表情地掃視床底下的中年一眼,二話沒說,直接從兜里摸出搶,一點沒猶豫地沖床底下中年男子的腦門就開了一搶。

    “呯”

    伴隨著炸裂濺射的血花,完全不相干的中年男子永遠閉眼、安靜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寶琛渾然不像是一般的匪徒,不但冷血手段殘忍,而且相當的理智。

    毫不猶豫一搶打死中年男子后,拽著弟弟寶明的衣領,直奔窗臺。

    寶明一愣,“干啥?哥?”

    “正面走不了了,護士看見了我的半個臉,這會兒肯定驚動保安了,巡捕房離這里只有六百米,稍微耽擱一下,咱就走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寶明沖窗戶下邊看一眼,目光猶豫地說道,“哥,我有點恐高。”

    “活著才能繼續恐高!!”

    寶琛不由分說將弟弟推上窗臺,隨后自己一翻身就上了窗臺,同時快速說道,“快!趕緊跳!下去以后遇到保安阻攔!直接殺無赦!出了醫院我們有面包車,按之前說的路線開!”

    說著,見寶明還有點猶豫,寶琛直接推了前者的肩膀一下,隨后自己也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咚噗咚”

    “哎喲!”

    伴隨著兩人一前一后跳下,寶明崴了腳,疼得額頭冒汗,不由得悶哼一聲,隨后一瘸一拐地爬起來快速往醫院大門走。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寶琛身手很利索,一骨碌爬起來,隨后迅速來到花壇位置。

    花壇內。

    道爺心驚膽戰地躺在草里邊,緊閉著雙眼,盡管渾身多處飆血,盡管渾身無比劇痛,但他還是一聲不吭,閉著眼,屏住呼吸裝死。

    “噔噔”

    剛往醫院后門跑了幾步的寶明見狀,眉頭緊皺的喊道,“哥,你干啥?”

    “干咱這行,得有個口碑,目前在我這,還沒有漏網的先例!”

    寶琛低聲說著,目光盯著草叢內的道爺,搶指著他,“不用裝,你中的兩搶,一搶在背,一搶在p股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一聽到這話,道爺直接就崩潰了,他咬牙睜開眼睛,地掙扎著想要起來,但站不起來,隨后他腦袋靠在水泥花壇邊緣上,鼻涕眼淚齊流地沖寶琛拱手作揖,“朋友,朋友饒過我行嗎?我給你們五百萬!”

    “上路吧,你這一生富貴榮華不缺,也不太虧了。”

    寶琛冷漠說了一句,直接扣動扳機。

    “呯”

    一搶爆頭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”

    隨后寶琛拉著寶明,兩人拉低帽檐,步伐飛快地,明晃晃的拎著搶直奔醫院后門。

    醫院內,已經是一千倉惶,執勤保安,救護醫生、護士,自己病人啥的都驚動了,這些人大部分在醫院里邊,也有少許保安正往住院部趕。

    寶明與寶琛兩人直奔后院,途中也有幾個人看見了他們,但都看不見全臉,而且寶琛兩人手里又有搶震懾,所以,沒人敢追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鐘時間,寶明寶琛兩人就攀上醫院后門的院墻,跳下…

    十幾分鐘后,醫院內來了兩輛警車。

    半個多小時后,道爺的家屬來到醫院太平間,望著死狀極慘的道爺,一時間,家屬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…再等一個多小時,遠在N省的孔韜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N省,某療養院內,孔韜穿著睡衣現在槐樹下,目光猩紅地望著北方,聲音顫抖地拿著手機問道,“真的死了嗎?”

    “…真的,韜哥…我剛從醫院出來,道爺頭都被打沒了,像是摔碎的西瓜似的…沒能善終啊…”

    孔韜嘴唇哆嗦著,“兇手抓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在查,一看就是職業殺干的,醫院有監控,拍到了半張臉,我看了,都是生面孔。”

    孔韜雙眼猩紅,面無表情地說道,“兩個事兒,第一,幫我約下張處長,我要見他,第二,通知阿輝,見他連夜回L國,不惜一切代價,直接弄死在L國的關九那幫人。”

    聞言,電話那頭的孔韜手下猶豫了下,才遲疑地問地問道,“輝哥那我去通知,韜哥你確定回來嗎?輝哥走了,你回來不安全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打算,照我說的辦!”

    “…好!韜哥,啥時候回來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先這樣,回來后我再給你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說著,兩人掛斷電話。

    掛斷電話后,孔韜一個人坐在槐樹下,深深地,一口接一口的抽著煙,足足抽了兩包煙,一晚上沒閉眼。

    第二天,孔韜就買了回W市的機票,帶著傷回到W市。
凱時凱時凱時-凱時彩票 凱時官網 pk10网址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河南省 浙江成都12走势图 北京11选5中奖查询 七乐彩怎样选号 炒股达人app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 排列5开奖结果 股票开户开户 浙江6+1开奖号3636027是那期 多少人死在倍投上 十一运夺金8中五 中盛配资 陕西11选五定位票怎么选 股票涨停了可以卖吗 广东36选7什么电视台开奖 五分彩怎样买才能赢